中间商拿差价,火神山工人工资被克扣?包工头这个“特殊”群体还有存在必要吗?

   日期:2021-09-16     浏览:19    
核心提示:近日一篇名为参与火神山建设的工人经过包工头层层抽成后,原定3000块的工资拿到手只剩800块的新闻报道引起人们关注:现在这些帖
  近日一篇名为“参与火神山建设的工人经过包工头层层抽成后,原定3000块的工资拿到手只剩800块”的新闻报道引起人们关注:

 

 

现在这些帖子已经被删了,下面我根据原文大概描述一下当时事情的经过。下面是火神山建设的农民工接受采访时说的一些话:

 

事件一 工头抽成抽得太多

 

叙述人:张勇,第一次去火神山做的是一些杂活,大概就是用小推车把挖出来的石块拉到另一处,大概早上7点半工作到晚上8点,算工资的话也就10.5一小时,做了几天后我能领到的工钱应该是五六百。第二次去火神山是做拉电缆的活,给病房通电。火神山在这天(2月2日)正式交付。

 

他兴奋地回忆,那天孙春兰副总理来了,就站在距离他不到3米的地方。拉电缆的活儿是在下午接的,张勇做到将近凌晨。他清楚地记得,给的工资是580元。张勇打听到,工钱的大头被工头拿走了,但他没有办法。临时工的活儿本来就是层层下包来的,中间经手人要抽“油水”,张勇是理解的。他只是恼怒,抽的未免太多。

 

 

事件二:3000块工资到手只剩800

 

刘强是火神山建设者其中一位工人,他回忆说在2.1日他到火神山做杂工,到了结账的时候,有个领导模样的人问他:“你们工头给你们开多少钱”。

 

刘强犹豫的回答到800,这时候领导大怒说到:“3000。把你们包头叫来”。这时候包工才慌张起来草草了事每个抽了200元,若不是这位领导我们就被坑惨了,2200元!

 

 

因为刘强和他的工友们是临时工当时也没想着闹,就算是为武汉贡献了自己一份力量吧,可没想到被克扣了这么多,有时候他的工友们为了省钱,十五六个人住一间快要拆迁的屋子。每天吃泡面吃到胃痛,志愿者送来的一顿半顿热饭菜都是奢侈品。

 

文章发布后,批评声一片,引起了对包工头这个特殊群体的激烈讨论!国难当头,为什么央企牵头救国救民的一项伟大工程,也避免不了传出农民工“讨薪”“克扣”这种不和谐的声音!让人费解!

我们回到2020年春节前夕,国家一声令下,中建三局牵头的四家施工单位接到火神山建设的紧急通知,要求火神山医院在7天内建设并达到交付条件!

当时大家都在迎接农历新年,短时间紧急召集数千工人来武汉确实是一件比较困难的事,包工头这个群体在此时起到了作用,因为他们能具体联系到每个工人,而作为中建三局任何一家大型央企甚至劳务单位,也无法直接对接到工人,这是行业的一个短板,必须要通过中间人包工头!

 

这就给中间商拿差价提供了“沃土”,现在建设市场也基本是这种模式!作为中间人,负责资源整合,日常管理,似乎又挑不出太多毛病,因为包工头叫工人过来的时候可能谈好了日工价,当工人听说总包给包工头与自己实际拿到的工钱相差较大的时候,心里也难免失衡!这完全就看包工头的良心了!

 

市场无序竞争,劳务公司“空壳化”严重!

 

首先,劳务分包企业“空壳化”倾向日趋严重,难以形成稳定的、高素质的新型建筑业产业工人队伍。

 

建筑施工企业实行管理层和作业层相分离的体制改革后,劳务企业和劳务队便成了施工生产一线的主力军。尽管国家以及各级政府先后出台了一些相关政策,鼓励和扶持劳务分包企业这一新生事物的发展,但是由于体制、环境、政策及劳务企业自身存在的种种原因,劳务企业不仅没有实质性地发展起来,而且出现了萎缩的趋势,多数劳务企业缺乏相应的企业管理和技术人才,更不注重对农民工的培训、安全教育和管理。

 

据统计,有些地区劳务分包企业的“空壳化”比例高达62%以上。这类劳务企业只有少数几个管理人员,承接到劳务分包任务后,临时拼凑农民工队伍,而大多数农民工缺乏组织、受教育程度较低、未经职业培训就进入建筑行业,职业技能和整体素质不高,难以保证建设工程质量和施工安全。

 

在许多地区,劳务层基本为“包工头”形式的作业队、短期合同用工、派遣工等临时性务工人员,尤其是“包工头”形式的劳务用工方式一直存在,造成了建筑劳务市场的无序竞争,出现了一批“有资质、无队伍”、“有企业、无管理”的劳务企业,管理责任无法有效落实,导致违法分包、挂靠、恶意讨薪行为屡屡发生,拖欠农民工工资隐患依然存在。

 

由于我国建筑劳务分包制度建立较晚,全国大部分地区也缺乏相应的地方法规规章。在浙江、江苏、湖北、山东、陕西、重庆等省市调研过程中发现,总承包企业普遍反映目前缺乏相关的指令性或指导性法规引导和扶持劳务分包企业健康发展。例如,劳务价格的定额体系、劳务取费标准等都是企业普遍关注的问题。

 

根据现在的形势,包工头还还无法取代,他们在价格方面更具有竞争优势,总包选择包工头可以省掉一部分管理费,承包单价更低!主管部门也有点有心无力,这是时代的产物,“一刀切”会引起行业动荡!这就造成了劳务公司在短期内无法正规化,空壳化越来越严重,没有项目也养不起自己的人,不愿意过多的投入!

 

我国是发展中国家,大兴基建,不可否认班组制是非法的,仿佛又是符合当下国情的,政策在不断调整,基层却很难落实!包工头群体是特殊时期的产物,存在也有他的必然性、合理性!也许随着时间推移,国家基建到了某一种程度,市场不断走向正规化,“包工头”这个特殊群体可能就慢慢消失了吧!

 

当然!我相信“克扣工资”、“欠薪”的问题会越来越少,只是时间问题,也是一个调整的过程,但是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

 
标签: 中国泥浆网
打赏
 
更多>同类技术中心

推荐图文
推荐技术中心
点击排行